預約電話 預約電話:(+ 852) 2114 2886

夢幻花兒

太陽的光芒存在了數十億年,皎潔的明月不知靜思了多少個夜晚,歷史的長河不知倒影了多少英雄豪傑。每當翻開一頁又一頁的篇章,湧現一串又一串的思緒,經歷一段又一段的眾生相......我們原本以為,這一切看來如此真實,也如此真實一切。

『真實』,來源於我們擁有『感官』肉體的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。通過接收外界信息從而產生『判斷』以及『定義』。我們以『我』為出發點作出『判斷』以及『定義』人、事、物。『判斷』以及『定義』的背後是『無明』,『煩惱』油然而生。

量子物理學家通過科學證明告訴我們一件事情:一切物質皆不存在。三千年前在菩提樹下證悟的釋迦牟尼佛早就發現了此自然規律。『當處出生,隨處滅盡。』可是凡夫不相信。不相信的結果令『我執』更堅固。『我執』必然『煩惱』自生。

『凡夫相』一生無非只是經歷三個範疇:自欺;欺人;被人欺。如何『自欺』?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所接收的色、聲、香、味、觸,本質而言是一場虛幻的夢兒。標準電影膠片幀率每秒為24幀可以把眼睛迷惑,由『不連續』畫面幻化成『連續』景象。眼睛如此不可靠!既然眼睛如此不可靠,太陽的艷紅色為什麼會被看到?月亮的黃色為什麼會顯現?滾滾長江東逝水的浪花為什麼能舞動?

『這不是一個真實的世界嗎?』

『無論你信與不信,這只是......

《圓覺經》曰:『一切眾生於無生中,妄見生滅,是故說名輪轉生死。』

《金剛經》曰:『一切有為法,如夢幻泡影,如露亦如電,應作如是觀。』

應作如是『觀』!

余健楚
2017年2月18日凌晨

(註:照片攝於雙龍寺)

余健楚 | 莊嚴生命

一些朋友們聽聞後感到驚奇,也許連自己也會感覺到驚訝,驚訝在於步入了如今工作第十個年頭才開始第一次到國外旅行。為什麼呢?其實,也沒有那麼多為什麼吧。也許是為了將來的遠行而在生命之中默默準備,如同為了看日出的喜悅而必先經過黑夜的洗禮。

 


靈感來自平靜的喜悅,於是有了這個提問的念頭
--2017年的夢想是什麼?」

「穩定地面對自己。」一位臺灣朋友說。

「希望自己健康快樂的同時也希望別人快樂。」一位正在日本出差的朋友說。

「我想中樂透。」泰國朋友說。

「成功畢業以及旅行。」姪女說。

「找回自我,努力活著,每天帶著感恩的心生活。」一位病人認真地說。

「還不知道............還沒想到呢。」她疑惑的說。

「我想做媽咪。」一位女病人毫無疑問的回答。

 

在不同的年齡、不同的狀態、不同的時間和不同的精神層面里會有不一樣的追求。也許你不相信,每一個小小的願望才能構成世界的運作。

 

還有他們,一身黃色的袈裟,背著大大的鉢,一個人赤腳默默地行走,節奏穩健。此時的大地是在三十度的陽光照耀之下。

 

「這些都是非常好的僧侶。他們都是從一個很遠的地方獨自行走到另一個地方,他們是在行走中禪修。」司機說。

 

我不禁盯著眼睛凝視行僧,直至消失在視線範圍里。在這個沒落的年代里還有這樣的人通過訓練覺知,自利利他影響地球的磁場,這是多麼令人毛骨悚然的景象。當打開車門向前頂禮的念頭出現時,車已經繼續行駛了⋯⋯

 

想起了這樣的一段經文。

 

「比丘行走時,了知:我行走;站立時, 了知:我 站立;坐著時,了知:我坐著;躺臥時, 了知:我躺臥。無論何種姿勢,皆如實了知。 

 

也想起了這樣的一個禪宗公案。

 

行者問老和尚:“您得道前,做什麼?”老和尚說:“砍柴擔水做飯。”行者問:“那得道後呢?”老和尚說:“砍柴擔水做飯。”行者又問:“那何謂得道?”老和尚回答說:“得道前,砍柴時惦記著挑水,挑水時惦記著做饭;得道后砍柴即砍柴,擔水即擔水,做饭即做饭。”

 

也許你會用別樣的目光想盡辦法從他們身上尋找缺點從而作出批判,但對佈滿「六塵緣影」的我而言,他們的夢想是在「莊嚴生命」,是走在「莊嚴生命」的必經之路上。

 

願行走中荘嚴生命,智悲增長!

 

 

余健楚

2017210 吉祥日

 

余健楚 | 性空

夕陽西下,眺望北方,山丘環繞,橘黃色和藍色彩雲界限分明。

 

「這應該不是山吧?」

「這不是山!」

「只是藍色的雲而已。」

 

過了片刻。

 

橘黃色的雲彩繼續浮升,與藍色一層漸漸拉開距離。

 

「原來是山啊!!!」

「剛剛原來只是雲彩把山遮擋了而已。」

 

又過了片刻。

 

橘黃色的雲彩開始變淡,近似藍色的雲也開始改變。

 

眼睛剎那瞪大。

 

「原來這不是山。」

 

「遠離顛倒夢想,究竟涅槃。」--《心經》

 

余健楚

201728 

(註:照片攝於PANVIMAN)